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8:00
 联系方式
全国热线:400-8877-321
联系电话:189-2291-5686

郭台铭豪掷270亿美金,东芝芯片到底卖给谁?

浏览数:242 

  若给全球芯片企业排排坐,东芝芯片或许很难挤进TOP5。不过,当它面临亏损和业务减记的双重压力时,东芝芯片却成为了炙手可热的“香饽饽”,被若干财团、企业相中。


  尤其是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他欲以270亿美元拿下东芝芯片。


  围绕东芝存储业务,多家世界巨头展开竞购。如今博通、西部数据、海力士、富士康进入第二轮竞购名录。


  据报道,近日富士康相关人士向媒体证实,其母公司鸿海牵头,欲竞购东芝芯片业务。目前,苹果、戴尔和金士顿已加入鸿海系财团。


  但之前媒体已经报道,日本政府和美国政府并不愿意富士康集团买下东芝闪存业务,因为这将会让东芝优秀的半导体技术,流入一家中国公司的手中。显然,对于美日两国干预东芝业务转让,郭台铭心有不甘。


  东芝芯片业务缘何成为巨头们疯抢的对象?


  东芝芯片缘何成为巨头们疯抢的对象?郭台铭为何会如此不惜血本?


  “卖身”实属无奈之举


  对东芝而言,其半导体业务最有“钱缘”。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NAND闪存市场,三星以27.44亿美元营收居首,东芝紧随其后,市场营收达20.27亿美元,市场份额约为19.8%。


  拥有鲜亮“成绩单”的东芝芯片,却早在一年前,就走上了业务重组“卖身救主”的道路。东芝此举实属无奈。


  首先,除半导体业务外,东芝其他业务自2013年开始亏损。东芝2016年财报显示,2016财年净亏损9500亿日元(约合84亿美元),这成为东芝142年历史上最差业绩。去年,为缓解资金难题,不得已将东芝医疗以6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佳能。


  近期,东芝旗下的美国核电企业西屋公司申请破产,这带来了巨额经济损失,无疑加剧了东芝的资金难题。而作为最后希望的日本政府也无意出手相救。无奈之下,东芝不得不变卖最有“钱力”的东芝半导体“续命”。


  一次格局之变


  东芝在发出半导体业务出售公告后,首轮竞标中就涌现出大批竞购者,包括美国半导体博通、SKHynix(韩)以及美国投资基金KKR,还有鸿海精密等。这其中,博通是和美国投资基金SilverLake合作、SKHynix则携手贝恩资本,KKR则携手日本官民合资基金产业革新机构。


  而鸿海精密也欲联手苹果、亚马逊竞购东芝半导体业务。目前,虽不清楚苹果、亚马逊与鸿海精密的合作方式,但郭台铭已在多个场合表示出势在必得的决心。


  无论是财团还是郭台铭的鸿海精密,东芝是不愁找不到买家的,资金上的难题也将由此好转。但不同的买家,他们对竞购却有各自的“小算盘”。


  东芝芯片约占全球1/5的市场份额,其产品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等智能终端必不可少的核心组件。尤其随着智能手机市场不断拓展,东芝芯片的市场占有率有望不断提升。


  无论东芝芯片最终落入哪个竞购者手中,无疑将直接助其成为全球核心的芯片供应商。而这也将改变全球市场格局,尤其是东亚市场。


  郭台铭的“帝国梦”


  相比于其他竞购者,郭台铭收购东芝似乎有更多的解读。


  事实上,收购东芝芯片可以看作是郭台铭建立另一个“三星”的一部分。早期的三星与现在的富士康一样,都是给其他企业做代工。三星在代工过程中,不断向自主品牌转型,从单一的零部件、面板到如今的终端产品,三星逐步创建了一个垂直化、横向关联能力极强的“帝国”。而富士康已经具备了强大的制造能力,自然不想止步于代工。但是在转型路上还缺少很多组件,它希望富士康以代工为基础,其能力逐步延伸到零部件设计生产、自主品牌创立的道路上,向产业链的上下游不断延伸,在获取更多产业链利润的同时增强话语权。


  郭台铭收购夏普,完成了面板业务从低端到高端的布局,基本掌握了家电产品的自主设计生产能力。而收购东芝芯片也有同样的考虑。


  业内制造能力最强的“富士康”与东芝半导体的结合,不仅意味着其将成为芯片市场的龙头企业,更意味着新东芝芯片业务将会催生产业链上下游更多的变革。


  据说,苹果一直有向供应商提供资金支持的习惯,以保证自己产品的零部件能得到充足的供应,而东芝就名列其中。与此同时,富士康一半的利润来自于为苹果做代工。一旦富士康与东芝“合体”,苹果的生产制造将自然向富士康一端倾斜。对郭台铭而言,这不仅是从三星手中抢市场,而且是向自主品牌迈进了一步。


  前段时间夏普手机刚刚宣布回归中国市场,负责为其代工的就是富士康;时间再往前推,诺基亚手机的回归也离不开富士康。


  这一系列的事情串在一起,就大致描绘出了郭台铭的“帝国梦”:从下游的产品组装、零部件的生产,到上层的半导体产业,以及将会出现的自主产品品牌,它将转型为垂直整合型企业,一个完全由自己控制的商业“帝国”。


  再延期,先解决西部数据纷争


  在东芝闪存芯片业务的竞购中,目前还存在富士康、博通和日本本土企业主导的三大竞购团。其中富士康牵头的竞购团包括苹果,外媒报道其提出的竞购价为270亿美元;美国芯片制造商博通牵头的竞购团,出价为200亿美元;日本企业主导的竞购团,出价为190亿美元。


  在这三大竞购团中,日本创新网络公司和日本发展银行这两家由日本政府牵头成立的公司主导的竞购团,参与者有美国私人股权投资公司贝恩资本和韩国芯片制造商海力士,得到了日本方面的支持,在出价达到了190亿美元之后,东芝也倾向于将闪存芯片业务卖给这一竞购团。


  不过由日本企业主导的竞购团也向东芝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其在出售闪存芯片业务之前,首先解决与美国西部数据之间的纷争。


  东芝曾同闪速数据存储卡产品供应商闪迪(SanDisk)组建了闪存芯片方面的合资公司,而西部数据在2016年收购闪迪之后,获得了东芝与闪迪合资公司中原属闪迪的权益。


  因东芝出售闪存芯片业务涉及到西部数据的权益,也关系到西部数据在芯片业务方面的努力和布局,因而西部数据对东芝剥离并出售闪存芯片业务一事并不支持,曾多次阻止东芝出售闪存芯片业务,除了CEO史蒂夫·米利根(SteveMilligan)飞抵东京向东芝董事会施压,还曾发起国际仲裁,要求东芝在没有得到闪迪同意的情况下,不得剥离包括合资公司在内的闪存芯片业务,要首先同西部数据进行排他性谈判。


  而在上个周,西部数据向美国加利福利亚州的法庭申请禁令,要求东芝停止出售包括双方合资企业在内的闪存芯片业务。


  分割线


  飞新达自主研发重点推出了自动锡球精密焊接设备,适用于晶片、光电产品、CCM摄像头相机模块、VCM微机电系统等半导体行业、微电子行业、高精密部件行业、高精密电子行业的精密焊接。助力生产链上的客户在行业中重获主导权,让生产设备国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