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8:00-18:00
 联系方式
全国热线:400-8877-321
联系电话:189-2291-5686

三星太子判刑5年, 解剖韩国财阀横行的畸形经济

浏览数:604 

  前一天,三星发布全新GalaxyNote8。后一天,三星“太子”李在镕在被捕6个月后等到了决定他命运的时刻,判刑5年。


  Note7爆炸事件风平浪静,“世界审批”结束,但是三星还会好起来吗?


  据韩联社报道:


  ”当地时间25日下午,韩国法院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行贿案作出一审判决:获刑5年。


  李在镕被指控5项罪名,包括行贿、贪污、向海外转移资产、隐瞒犯罪所得以及作伪证。其中,行贿是这5项罪名的核心。据韩国检方指控,李在镕为促成合并顺利接班三星经营权,涉嫌向朴槿惠及其亲信崔顺实行贿,行贿金额高达433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2.6亿元)。”


  行贿2.6亿,获刑5年,有人觉得判得太轻了。其实,韩国独检组曾请求法院以行贿罪等罪名判处李在镕12年刑期。


  飞得越高,摔得越狠


  从2016年Note7电池爆炸事件开始,三星陷入公关危机,品牌护城河逐渐瓦解。噩耗接踵而至,去年,随着崔顺实“亲信干政”的败露,三星进入寒冬。


  从高空坠入谷底,这就是李在镕在过去一年内经历的事情。


  今年2月17日,前三星集团实际领导人李在镕因涉嫌行贿、挪用公款被捕。2月28日,李在镕被起诉。


  2016年10月,崔顺实“亲信干政”丑闻被曝光,三星、李在镕、朴槿惠、崔顺实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和不可告人的秘密逐渐败露,政商勾结的黑色交易被一一揭发。


  为了换取朴槿惠支持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三星集团旗下)这两家企业合并,李在镕三次私下会面朴槿惠,后者指示将全力给予政策方便,对韩国国家养老基金服务(NPS)施压。


  据报道称:


  “凭借在第一毛织持有的23.2%股份,此次合并让李在镕持有的三星物产股份提高到16.5%。三星物产是三星集团所有权结构中的关键公司,持有三星电子(三星集团旗下旗舰部门)4.2%的股份。


  李在镕懂得“宫斗”中的游戏规则,借势上位也就更加顺风顺水。这次的合并让他距离三星集团的继承权和经营权更近了一步。


  除此之外,三星涉嫌以培养马术选手的名义向崔顺实控制的某德国团体提供资金,供崔顺实的女儿使用,以及向崔顺实及其外甥女成立的韩国冬季体育英才中心注资。


  李在镕的快速坠落将三星推向悬崖边缘。


  走钢丝的企业远不止三星一家


  三星是“庞然巨物”。最新资料显示,三星集团贡献了韩国GDP的20%。在韩国,三星集团被称为“三星共和国”。人们常说,“韩国人的一生无法避免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


  “韩国株式会社”,戏谑地描绘了韩国政府和财阀关系:互相帮助、互惠互利,共同营造“双赢”的局面。


  韩国全南国立大学哲学某教授表示:“三星凌驾于法律和国家之上,这类似于朝鲜的‘伟大领袖’凌驾于劳动党之上。三星的李氏家族有着不可控的权力,在民主国家这是不合理的。韩国的政治权力都在服务于李在镕家族的利益。”


  财阀内部的管理不透明助长了他们的“胡作非为”。


  向三星施压的不仅是检方和社会,股东也忍无可忍。


  “据去年12月,荷兰APG资产管理公司致信三星电子,要求解释向崔顺实关联基金会拨款事宜。此外,持有三星电子0.62%股份的美国激进对冲基金ElliottManagement也向三星施压,要求进行更多派息,并推动董事会多样化。”


  韩国的普遍认为:李氏家族没有对三星所遭遇的挫折和失败承担起责任。


  朴槿惠曾抛下豪言壮志:带领韩国摆脱财阀控制,迈向经济多元化。


  现在看来,“打脸”已经不足以形容这个“现象级”事件。财阀,是韩国社会的“历史产物”,帮助韩国脱贫,之后飞黄腾达。讽刺的是,今天的财阀演变成了“历史遗留问题”。


  含着金汤勺出生,却逃不掉戴上金手铐,这似乎成了以李在镕为代表的名门后代的宿命。


  因部署萨德深陷舆论漩涡的乐天集团曾表示,为韩国政府“无偿”提供部署萨德的相关建设用地。但据韩媒曝光,“无偿”是假的,乐天与前朴瑾惠政府达成秘密协议,进行“黑色交易”,以6000亿韩元作为“好处费”。


  据今年3月新闻:“乐天集团向朴槿惠的好友崔顺实控制的两家基金会捐款45亿韩元(约合2753万元人民币)。”除此之外,“SK集团在2015年11月向崔顺实掌权的Mir财团献金6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080万元);2016年2月至4月期间,向同为崔顺实控制的K体育财团捐款43亿韩元。”


  他们都是为了换取在首尔市区的免税经营权。


  对,SK也是一个“屡教不改”的典型。


  有媒体报道称:


  “2015年7月,朴槿惠与各大企业财阀掌门人进行单独面谈时,金昌根(SK集团SUPEX追求协议会主席)曾代替被捕入狱的崔泰源(SK集团社长),与朴槿惠会面。金昌根与朴槿惠进行单独会面20天之后,崔泰源于光复节(8月15日)获得了总统特赦出狱。”


  总统特赦,似乎成了韩国政府“保护”甚至“包庇”财阀的有力手段。1996年和2009年,李在镕的父亲李健熙,分别因行贿和非法转让经营权、逃税被判刑入狱。不过最终被前总统李明博特赦。


  虽然无法预测李在镕是否也会被特赦,但首尔庆熙大学教授权荣俊(音)说:“高官被判刑后仍能保有先前的职位,因为他们不仅是企业的运营者,更是所有者。”SK集团社长崔泰源、韩华集团会长金升渊在入狱后继续参与公司决策,施加影响。


  走钢丝的企业确实不止三星一家,但有政府这一块巨大的海绵垫做保护,即使身陷囹圄,财阀也可以在走出舆论漩涡后继续辉煌五百年。


  长期以来,三星代表的财阀一直阻碍着韩国中小企业的发展,新创企业成长缓慢。与美国或中国的情况大相径庭,当下火热的初创互联网企业在韩国表现萎靡。这些孤立无缘的小企业们最终以被收购或自生自灭的悲惨结局收场。


  财阀与中小企业的“畸形发展”则体现了韩国最现实的经济问题——过度依靠财阀的力量。


  韩国的财阀兴起于1963至1972年。因为亟需复苏经济,时任总统朴正熙制定了以重工业与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发展策略。从造船、电子、机械、钢铁等领域选一到两家民间企业进行扶持。也是因为这些企业,韩国经济得以发展。


  财阀传承至今,掌握着巨大的社会资源,形成行业垄断。政府“开后门”,给予法律特赦等“特权”,与其构建利益共同体,换取财阀的资金和影响力支持。


  如果这次三星没能翻身,韩国经济将损失一名得力干将,那么20%的GDP谁来完成?



  飞新达【www.feixinda.com.cn】自主研发重点推出了自动锡球精密焊接设备,适用于晶片、光电产品、CCM摄像头相机模块、VCM微机电系统等半导体行业、微电子行业、高精密部件行业、高精密电子行业的精密焊接。助力生产链上的客户在行业中重获主导权,让生产设备国产化。